阿彭子

夢想啟航的原點

【MHA 麥相】共犯結構

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學生時代私設,電車癡漢梗……請自行避雷。

  要談起這件事,就必須說到山田還是小高一的時候,頭髮放下來常被喊背影殺手,不帶墨鏡的時候就連正面都很美少女。

  「金髮碧眼青春活力的十六歲美少女耶,山田醬。」

  「去死啦。」山田沒好氣地回答,他真想堵住同學的賤嘴,「早上睡過頭忘記抓頭髮啦,而且我明明帥成這樣哪裡美少女了!」

  「你就臉很幼啊,不抓那個鳥頭的時候頭髮垂垂的猛然一看真的有像女孩子。」同學分析完,又補上一句,「快點長高吧,山田醬!」

  「什麼鳥頭,放學來打架啊!」

  「不打不打,我待會一放學就要趕去跟女朋友約會,嘿嘿。」

  「現充爆炸吧!」

  同學喜孜孜地離開後,山田收拾好書包,一臉悶悶不樂的走出學校。

  為了抓造型,他頭髮一直留的有點長,但很多搖滾歌手也都留長髮啊!還不是又Man又帥氣!一定是他的同學們都不懂得欣賞!山田在心裡埋怨,一邊搭上回家的電車。

  下班下課時間的電車一直都如沙丁魚罐頭那般擠得要死,山田一直其實不是很喜歡搭車通勤,他更想要騎帥氣的摩托車,但現實是他連腳踏車都沒有,苦苦哀求了家長好幾次,也只得到「考得好就買給你」的回答。

  沒有摩托車,至少要有帥氣的腳踏車,所以一定要好好努力念書!

  這就是十六歲山田君目前的人生目標了。

  電車一邊搖晃一邊向前疾駛,山田擠在門邊,一手扶著把手,望向門玻璃外不斷倒退的景色。

  真想快點長大,想變得更強、看更多的風景、做更多想做的事。

  ……然後誰也別想再叫他美少女,誰也別想!

  電車好擠……在心底咆哮了一陣,山田忽然感覺這車也太擠了一點,照理說就算尖峰時段再怎麼擁擠,也不至於整個人貼到別人身上;就是真的不得以貼在別人身上好了,可為什麼要扭個不停?

  他艱難地扭頭往後一瞥,赫然看到一個穿西裝的中年男子緊緊挨在他背後,表情古怪地用下身磨蹭他,一會兒後還呼呼喘氣起來。

  這傢伙……是變態啊!

  山田瞬間差點要吶喊起來,但又隨後擔心在這麼擁擠的車上使用個性會讓整車人都遭池魚之殃。如果不用個性單純喊喊倒也可以,但想了想又覺得有點丟臉,身為英雄預備生遇到電車癡漢不僅不做反擊,還嚇得求救的,這樣以後要怎麼去做正義的象徵?

  腦內快速把整件事理清過一遍——實際上不過也才經過幾秒鐘——山田決定做出適當的應對。

  他往前跨了半步,不讓那變態繼續貼在自己身上,沒想到對方竟又靠了過來,還膽大包天地在他耳邊吐氣道,「小妹妹,很舒服吧?」

  他氣壞了,再也顧不了那麼多,鼓足氣大吼,「你才是小妹妹,你全家都是——」

  「安靜。」一個冷冷的視線望了過來,一雙紅色的眼睛進入山田的視線內,頓時他喉頭的聲音被消去大半。

  整個電車的人都看向山田他們這邊,只見紅眼睛的少年一頭凌亂的黑髮緩緩垂下,遮蓋住雙目,然後他按下了緊急求助鈴。

  「這裡是編號××-×××電車的第三節車廂,有變態在騷擾乘客,請派人處理……好的,謝謝。」語畢,少年結束通話,轉向中年男子,冷聲道,「再兩分鐘電車就會到站,享受僅剩兩分鐘的自由吧。」

  「你……可惡!」男子怒吼,竟試圖擠過人群逃到別的車廂。

  「山田,抓住他!」只聽紅眼睛的少年喊了一聲,山田就下意識使出擒拿技巧,把意圖逃跑的中年男子壓制在門板上,沒多久電車到站,警察早已在月台上等候,把這騷擾犯抓了個現行。

  隨後,整個車廂掌聲如雷。

  紅眼少年沒說什麼,只是面無表情地走出車廂。

  「相澤、等等我啊相澤——相澤消太!」

  山田快速回答完警察幾個問題,因為電車上都配有監視器,倒也不用再花時間盤查。可當他一抬頭,路見不平的同學就只留給他一個背影,再拐個彎就要不見人了!

  山田連忙追了上去,一邊大喊著對方的名字——是的,這人山田是認識的,他們可是同班半年的同學。

  「相澤消——!」

  「就說了安靜。」

  山田猛然閉口,仍快步跑到相澤身旁,埋怨道,「你除了叫我安靜就不會說點別的嗎?」

  「別的?」相澤神情困倦地看了山田一眼,想了想才慢悠悠地吐出一個單詞,「小妹妹。」

  「你才是小妹妹,相澤小妹妹!」

  「美少女。」

  「別說了!沒見過你這麼冷血無情無理取鬧的人!」

  相澤仍用同樣的速度繼續往前走,然後說,「……山田醬?」

  「啊啊啊啊啊夠了!我不要跟你講話,你什麼都別說!反正我就是長的太可愛了活該被騷擾!」

  相澤終於停下腳步,上下打量著山田,最後用一種「哪裡可愛?」的不解表情看著他,雙手還插在口袋,在山田眼中真是十分欠打。

  相澤說,「就算你可愛好了,」他困惑地頓了頓,像在咀嚼這個異常的詞彙,「也不構成對方騷擾你的理由,這種話以後不要再說。」

  「相澤你……」

  「那就好像騷擾行為是對長相的一種稱讚,很不好。」

  語畢,相澤繼續邁開腳步前進。

  山田愣在原地,也不知道為什麼又悶著頭加快腳步,在相澤身後不遠不近地跟著。

  相澤走了一會兒,才回頭看看他、繼續走、又回頭看看。

  「你……」

  「Shut up!我才沒有哭!」

  「……要跟我跟回家啊?」相澤看著眼前紅著眼眶的同學,還是那副疲倦欲睡的表情。

  「走啊!誰怕誰!我就是要跟你回家!」

  被相澤用「這人神智還清醒嗎?」的擔心眼神看了一下,山田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漲紅臉結結巴巴的說,「Sorry……I should not be……我不應該對你發脾氣……」

  身為一個小時在外國住過的混血兒,他一焦急就會出現語言轉換錯誤的情況,一下英文一下日文說的顛三倒四,「明明應該謝謝你的,但我就是覺得很生氣、很丟臉,為什麼是我遇上這種事嘛——這樣的感覺!氣到不行!」他慢慢安靜下來,好一會才小聲說,「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相澤想了想,一言不發地拉起山田的手往小巷走去,完全無視山田的吵鬧。

  「喂、你要幹嘛!這是哪裡!」

  「貓。」

  「貓?」

  相澤指指巷子深處的一窩貓,拿下書包並掏出飼料,遞給山田,「給你喂,等著。」也不等後者回應,相澤就逕自走到巷口,沒骨頭的靠牆站著,山田捧著那包貓食發傻,直到那群大貓小貓圍上來對他喵個不停,他才回神放飯。

  相澤這傢伙到底要做什麼啊?

  要他等著,等什麼?

  懷著滿肚子的疑惑,山田心不在焉地喂貓,一邊望著不遠處的相澤。大約十五分鐘過後,山田覺得自己都快等不下去時,一個畏畏縮縮的男人突然走近相澤。

  「弟弟……缺錢嗎?」男人堆起猥瑣的笑容,「跟大哥哥一起玩,給你五千塊好嗎?」

  相澤垂著雙目,搖搖頭。

  「那六千?」男人搓著手,「不能再多啦,是因為你很可愛才開這個價的……」

  「走開。」相澤說。

  「哎呀,別這樣嘛。」男人說著,伸手就要去碰相澤的肩膀……

  「「他就說了走開你是聽不懂嗎!」」

  「嗚啊,我的耳朵!」男人被山田巨大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逃走了。

  「你到底在幹嘛啦!」山田衝了過來扳住相澤的肩膀,左看右看還動手幫相澤把肩膀拍乾淨,「他都快碰到你了,你還傻愣愣在那邊不躲開,so disgusting!我們家相澤是五千元能買的嗎!一萬元都不夠!」

  巷澤被搖的頭暈,仍努力說,「大概是我的錯,我不該站在暗巷讓人家誤會。」

  「相澤你腦袋壞了?就算你現在站在東京塔尖端,亂摸你還是錯的啊!」

  「可能還是我的錯,我沒有第一時間表達強烈的拒絕。」

  「你已經覺得不舒服也搖頭了,對方就不應該這麼做!」

  「我做錯了,因為我長的太……可愛?」相澤面無表情地偏頭。

  「啊啊相澤消太你真是快氣死我!就算我也覺得你挺可愛的,但明明是對方的錯,為什麼你不懂呢!」

  相澤終於抬頭注視眼前人,反問道,「那麼,明明是對方的錯,為什麼你不懂?」

  「……啊!」

  山田終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懂了的話,我要走了。」相澤推開山田走了幾步,又轉頭說,「貓食還我。」

  「喔、喔!」

  「還有。」

  「嗯?」

  相澤抬手在脖子前面劃了一下,冷聲道,「敢把我被男人搭訕的事說出去,你就死定了。」

  「嗚啊,消太好嚇人!」

  「不要叫我消太。」

  「哈哈,那你也不可以把我太可愛結果被摸摸碰碰的事情說出去哦!」

  相澤嫌惡地瞥了同學一樣,「不可愛。」

  「明明就超可愛!」山田跳了起來,「是說我們這樣就是共犯啦,要不要一起去把剛剛那兩個傢伙抓來打一頓?」

  「你日文是不是不太好,你明明就是受害者。」

  「受害者聽起來不太帥,等我們去蓋完布袋就是共犯啦——走嘛消太 ——」

  「不要叫我消太……」

  ——誰能想到這樣的共犯結構,能持續到山田迅速抽高,完全擺脫美少女名號,成為眾人皆知的雄英紅人;持續到相澤變成一個懶得刮鬍渣,打人不眨眼的凶星;持續到……持續到……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6)
  1. 阿彭子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阿彭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