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彭子

夢想啟航的原點

離家出走的披風與不知所措的奇異博士(3)

上一篇請戳我

這回是錘基兄弟的回合。

.....寫到最後我一直在想,到底這屋子裡還有誰記得奇異博士的委託(爆笑)


人物OOC是一定的,第一次寫錘基我還抓不太準(趴)

幼化持續中。

*****************************************

就在麥考夫被探長帶去樓下找黑莓機小姐更換童裝沒多久,復仇者聯盟的人便風風火火衝進221B,而如此大的動靜也使好不容易睡著的蘿西再度啼哭起來。


望著手忙腳亂的屋主夫夫兩人,換好衣服的小洛基走到搖籃邊,笑得有些靦腆。「我可以抱抱她嗎?就像哥哥小時候抱著我那樣。」


好奇阿斯嘉德人是如何哄小孩的夏洛克點頭答應,無視華生的緊張抗議,小洛基接過蘿西,或許是不熟練,抱沒多久蘿西就哭得更大聲了。


「我來吧。」一進門就認出那個小小身影是自家弟弟的索爾在旁邊蹲下身,用穩穩的手勢抱過蘿西,哼著阿斯嘉德特有的搖籃曲,蘿西忽然就止住哭聲,開始撲閃著大眼睛,朝他甜甜笑著。


看來阿斯嘉德最驍勇善戰者意外的擅長照顧孩子?

噢,看起來不管是人是神還是外星人,哄孩子的方式好像都一樣。




「我哥哥,也會唱這首歌,而且走音的地方也相同,他也跟你一樣很會抱小寶寶。」小洛基歪頭打量索爾。

「那還真是巧,那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我跟你哥哥一樣也叫做索爾。」

「住在中庭的索爾先生你好,」小洛基乖巧的行了禮,索爾也朝他露出一個相當燦爛但明顯有點官方的笑容。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首歌呢?」小洛基發問。

「噢,因為我在神盾局上班,神盾局是…」索爾選擇偽裝自己是神盾局的特工,並且開始熱絡地和小洛基聊起話來。

一旁的東尼想介入對話卻被探長攔下。


「诶诶诶,再講下去等會產生蝴蝶效應(蝴蝶效應是甚麼請戳我)怎麼辦?」東尼明顯想打斷兩兄弟對話,而且索爾不想承認自己的身分是怎麼回事?

「他自有他的道理,再說了,會來的躲也躲不過,不會來的追也追不到,就算有蝴蝶效應,也不會構成妨礙的。」探長聳聳肩,麥考夫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聽力比凡人好上數十倍的索爾早已聽見兩人的對話,

但他沒說出口的是,蝴蝶效應早就出現了。



有件事情他記得,但他不確定洛基還記不記得。


那是在他們都還很小的時候,某天當兩兄弟在房間一個習武一個習魔法時,小洛基砰的一聲從房內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穿著綠色衣服有著及肩黑髮,瞳孔跟洛基一模一樣的男子。


那個人說自己是未來的洛基,那個人在那個下午跟他說了很多話,索爾其實已經記不太清楚到底說了哪些,但他只記得對方問了自己一個問題。


『如果未來的我面目全非,甚至與全宇宙,與你作對,你還會選擇相信我嗎?』



那之後索爾再也沒聽過洛基問出這麼直白這麼真心的句子,但他始終都記得,這樣問著的那個人,有著相當受傷的眼神,讓他的心跟著揪緊。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不管洛基在後來做了甚麼,他都願意相信洛基瘋狂的背後是渴望有人愛的,盡管那些瘋狂已經超出常理,過程中也傷害相當多的人包括索爾自己,但因為那天下午拋出那個問題的洛基與那個受傷的眼神,他願意相信。


「洛基,你要記得,以後等你長大,就算你背叛了全世界、不,是全宇宙,就算你在未來痛恨全世界、全宇宙,巴不得拉全世界甚至你哥哥下地獄,你哥哥都願意相信你,」


噢,這對神兄弟真的都是神邏輯,如果他真的要拉全宇宙下地獄,你到底還要相信他甚麼啦,旁邊的人已經無力吐槽了。


「沒有為什麼,就因為你是洛基,而他是索爾。」

「哥哥有這麼喜歡我嗎?」聽到此話的索爾不禁莞爾,他真的很懷念幼年時期說話比較坦率的洛基,長大後的他總是用謊言包裹真實,用事實偽裝虛假,讓他越發看不透這個弟弟。

「當然了,而且是全宇宙最喜歡,所以你一定要記得這件事,不管未來發生甚麼。」索爾微笑摸了摸對方的頭,但旁邊的東尼總覺得那個笑容夾雜了些許難過的情緒在裏頭。


旁邊的廚房傳來爆炸聲伴隨歐洛絲跟韓德森太太的尖叫,很顯然目前解藥調配進度落後中。

...話說回來她到底是拿甚麼做解藥啊為什麼會爆炸?


「沒關係啦,反正變小後,他們也沒甚麼不舒服,身體狀況都OK,不如大家先一起吃晚餐吧,叫個披薩怎麼樣?」下班後就趕來的茉莉提議,眾人無意見全數通過。


在旁邊的奇異博士邊默默滑著手機邊想,這屋子裡有人還記得他的委託嗎?

******************************************

對其實作者已經忘掉奇異博士的委託了(诶)

到底披風為什麼離家出走,大家覺得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4)
©阿彭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