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彭子

夢想啟航的原點

另一個福爾摩斯的故事 (麦雷)

##S4劇透有,請謹慎服用。

這篇算是練手感,為預備4月或7月的同人場活動出本。

久違一年多的出本啊,希望能同時兼顧工作跟寫本(雙手合十)

這篇的設定,兩人是床伴關係,尚未完全發展到戀人狀態。


++++++++++++正文開始++++++++++++

麥考夫在妹妹的最終懸疑遊戲中,幾乎快崩潰。

整個「遊戲」下來,其實飽受折磨的不只夏洛克,還有他。


活這麼久,第一次覺得自己做錯事了,而且是很嚴重的那種,真是不犯則已,一鳴驚人;麥考夫忍不住苦笑,然後在小小的黑暗房間內,將自己縮成一團,像是想透過環膝抱住自己的動作,安撫恐懼與無助感。


「麥考夫?」門外突然傳來探長的小聲呼喚,他只覺得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該死,連雷斯垂德都被捲進來?


「頭兒,我們要叫醫護組過來嗎?」「呼叫、呼叫,這裡是A小隊,將突破麥考夫先生所在的房間,其他小隊狀況如何?」門的另一端還夾雜著無線電、警務人員與探長的討論聲,隨後啪的一聲,電燈開關被打開,探長手拿著槍,全副武裝地衝進房間,臉上寫滿擔心。


從探長口中確認夏洛克、華生及歐洛絲等人都無恙後,麥考夫久違的體會到何謂理智線斷裂,上次有這種感覺,大概是歐洛絲殺死紅鬍子那時吧?


恍惚間他已跌跌撞撞摔進雷斯垂德懷中,完全無視旁邊一票年輕員警的驚訝及探長皺起的眉頭,當然,連麥考夫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要這麼做。

萬幸,雷斯垂德是來找自己的,不是被捲入的,再度失去意識前,麥考夫忍不住笑起來。



『他其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堅強。』守著尚在昏睡的麥考夫,雷斯垂德想起另一位福爾摩斯的囑託。


曾有人說過,性、酒精與藥物是人們慣用解除壓力的方式之一,他與麥考夫在某次聚餐喝酒的擦槍走火後,決定成為彼此的床伴。


『床伴關係當然是為了紓壓,沒有別的情感在。』那位福爾摩斯總在完事後這樣強調著,也不知是說給探長聽,還是說給他自己聽?


多年來,這位總是面無表情、聰明絕頂、冷靜無比的福爾摩斯,就算是面對雷斯垂德這位床伴,頂多也只會面露焦躁與不耐,喋喋不休的抱怨英國政府和自家弟弟,但絕對不是像今天,露出有如倉皇小鹿的脆弱神情。


說真的,破門瞬間,看到那樣的麥考夫,沒來由胸口一陣揪痛。


雷斯垂德自認不夠聰明,但他明白自己願意以工作夥伴及床伴的身分留在對方身邊,大概是…喜歡上了吧? 

喜歡上這位幾乎代表大英政府,喜歡這位比他弟弟更不擅長表達情感,也更習慣掩飾情緒,讓人心疼也讓人相當在意的,福爾摩斯家的長子。



「…我想我真的沒有想像中堅強。」清醒後,麥考夫喝下探長替他準備的花茶,嗯,據說是華生提供的,說是可以安定心神,在緩緩說明完妹妹的狀況後苦笑著對自己下了這個結論,與自家弟弟一模一樣的結論。


「但,你也沒你想像中脆弱啊。」探長伸手輕柔的撫著麥考夫的頭,隨後將對方拉近給了一個深深擁抱。

「…還好我選擇的人是你。」麥考夫將頭靠在對方肩上。

「嗯?」

「我說,還好我選擇喜歡的人是你。」

「…你發燒了嗎?」探長徹底傻眼,這是哪門子超展開發言?

「你以為我每次做完後都要強調我們只是床伴是為了誰?」

「不就是為了你自己嗎?因為就算是你,也是會怕受傷的,」雷斯垂德莞爾,難得的將了這位福爾摩斯一軍。「別擔心,就喜歡這件事而言,至少我跟你觀點一致。」


麥考夫沉默數秒後,選擇直接把探長撞倒壓在床上。

嗯,看來今年福爾摩斯家的聖誕節又會多一位新成員了。

++++++++++++後記開始++++++++++++

有朋友說覺得S4的麥考夫有點ooc,但我覺得,S4強調的是人性,麥考夫跟夏洛克都從原本的,有點不像人的模樣,漸漸有了更像人的樣子,我還滿S4喜歡這樣的設定。

整個S4最心疼除了茉莉就是麥考夫QAQ

拜託請給茉莉一個好結局啊啊啊QAQQ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7)
  1. 魂-球兒阿彭子 转载了此文字
©阿彭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