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彭子

夢想啟航的原點

或許

已被收錄在2013年,我自己的特傳西漾小說本"花朵述說的那些事"當中。

由於是自己的第一篇西漾所以特別珍藏,

那時用的筆名還是坂田茗雪呢,好懷念。

其實我是因為看到lofter竟然有西漾文超激動的www忍不住也想發一篇,但最近有點忙碌,所以先發舊文www

+++++++++++++++++正文開始+++++++++++++++++

漾漾已經有一陣子沒見到西瑞了。

 

「漾漾,有空打電話去關心一下西瑞,他最近都沒消息喔。」走過漾漾的桌子旁,喵喵邊如此叮嚀著他,邊幫忙收拾書包,準備下一節與友人共同前往練習教室。

「為什麼漾漾得去關心那個不良少年啊!!!!」正在和萊恩說話的千冬歲語調已經明顯拉高好幾十分貝了,隨後被萊恩跟莉莉亞一同以想去探望夏碎的理由拖走。

「當然是因為漾漾跟他有不可告人的事啊~」喵喵微笑在門口朝千冬歲喊完這段話,只見千冬歲的臉色越來越微妙,而剛睡完午覺,尚未完全清醒的漾漾就這樣被喵喵拉出教室。

 

我跟五色雞頭能有什麼事啊!!!!

喵喵妳說清楚啊啊啊啊啊不然等會上實戰課時會被千冬歲殺掉的啊啊啊!!!!!!!

不過話說回來,他最近確實都沒有出現,這次出任務也未免出太久了一點吧,

連對出席率向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班導都有些想介入關心了耶?

 

一言一語間,漾漾從喵喵口中得知西瑞正因覺得自己跟他吵架而煩惱著,剛好又遇到一個棘手的任務,乾脆為了任務就此先閉關做殺人特訊,也就因此沒有來上課。

……………這算是殺手特有的逃避方式嗎,漾漾汗顏。

 

『誰敢再找本大爺的小弟麻煩我就砍了誰!!!來一個殺一雙!!!!』想找妖師後代麻煩的人依然滿校都是,但漾漾覺得慶幸的是,每次五色雞頭總是剛好在附近,不論他是否為打贏的關鍵,但有個人會對自己精神喊話卻總會令人心底暖暖的。

『就說了不是小弟嘛!!!!!』

『喔~我知道了,漾你是在害羞才不想承認對不對~』

『…..西瑞,到底你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啊。』

『在固執的是你吧,漾。』

 

「咦?所以不是吵架囉?那他到底在困擾什麼啊?」喵喵臉上的問號更多了。

 

聽說狂牛症會侵蝕人腦,導致胡思亂想,那他該不會是得了狂雞症吧….

慢著,褚冥漾不要亂想啊,絕對不是這樣的,不然等等世界上又多一種怪病就完蛋了…

但仔細一想…他那顆腦袋到底是怎麼運轉的啊,竟然能夠誤會成我在討厭他!!!!!

 

「那西瑞他是誤會了什麼呢?因為他說你又拒絕當小弟,整個人都很沮喪呢。」喵喵眨著漂亮的大眼睛望著他,漾漾一陣無言。


『又』拒絕當小弟,五色雞頭你還是有點知覺的嘛,不是每次都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思及此他輕輕笑了聲,「哪有吵架啊,只不過像這樣說了幾句…五色雞、不,我是說西瑞出任務去了嗎?這幾周都沒見到他。」

「嗯,聽說是家族任務。」

 

這樣啊,等他回來後得好好跟他說說話才行,陪他去逛逛商店街也許是不錯的選擇。

 

「可是,聽說是消滅一整團黑暗種族喔,弄不好,容易回不來的,漾漾你幫他祈禱好不好?」

 

………什麼?

 

「漾漾沒聽說嗎,這次是開天價請他們兩兄弟去殺人的,依殺手來說,對方開的價位越高就越容易回不來呢,不過九瀾學長跟著他的話我想應該還好,就算出事也有人救…漾漾你有在聽嗎?」

 

……………………..有,我只是嚇傻了而已。

他怎麼都沒跟我說?好歹我可以在他去之前偷偷動用一下能力啊…

 

望著灰矇矓的天空,漾漾只覺心情完全愉快不起來。

接著果然在實戰課被千冬歲打飛,而且還直接落入急救班的病床上。

….早知道我就不要亂想,說不定就不會被他打飛了,妖師的力量真是太亂七八糟了啦,正在給輔長包紮的漾漾默默想著。

 

 

『喔喔喔,沒想到你的姐姐是個大美人耶~~~』

『請不要對我姐亂來,謝謝。』

『為什麼?這麼可人的美女當然是要去追求啊?』

『我姐她…』以心靈對話中的式青口吻輕鬆,但漾漾卻完全輕鬆不起來,尚未提起冥玥的恐怖事跡,翹著二郎腿凝視兩人的冥玥倒是自己先開口了。

 

「漾漾,誰准你帶這隻色馬回來的啊?要是他跑去殘害老媽怎麼辦?!」

「可、可是!!!!」

「算了,公會的請託我也不能多說什麼,要是被我逮到他偷虧老媽或是我,我絕對把你跟他打進地心裡三天、不,是三個月都爬不出來!!!!」

 

姐,我們可能在還沒爬出來前就已經融解了啦…

 

「對了,你同學啊,就是羅耶伊亞家的那個,他前天路過我們家,託我把這個給你。」

接過輕巧的木製盒子,自從收了那件奇妙的聖誕禮物後,漾漾已經不太敢想像裡面的東西,舉著盒子以最遠的距離開啟它。

很好,目前沒有爆炸或咬人情形,看來盒子本身應該不會攻擊人,儘管有些安了心,但漾漾仍舊遲疑的沒有向前去看盒中物,倒是式青很快就湊到盒邊想看究竟。

「喔喔,滿可愛的娃娃嘛。」

「咦?」將盒子拿近自己,裡面躺著一隻做工精細的娃娃,五彩繽紛的頭、笑得開開的嘴,鮮艷的花襯衫,活脫是五色雞頭的縮小版。

「應該是請這邊的個性化商店設計完成後再改造的東西吧,」冥玥拿起只有巴掌大的娃娃,左右看著,「漾漾,這隻娃娃可以當臨時式神使用,一般來說會有主人的能力約五分之一左右,可能是想保護你才去做的吧。」

 

……咦?

 

「漾漾,你也不是孩子了,有時候要用腦袋去想想別人做事的動機,不然會辜負很多人的心意的。」

 

我知道,就像以前我都不願去想學長的動機,最後還害學長…

不過這個又跟五色雞頭送娃娃給我有什麼關係了?

 

「不要一臉『這個跟那個又有什麼關係了?』的臉,就是因為有,我才跟你說啊,笨漾漾。」

 

學長陪伴著我,是因為我是他的學弟,也是他的朋友,

那五色雞頭想保護我,是因為我是同學也是朋友囉?

 

…….慢著,姐妳不要瞪過來啊,我沒說錯啊,說到底都是同伴啊!!!!

怎麼連式青你都用那種『你好可憐怎麼連這種答案都不知道』的眼神看著我啊!!!!!

到底是怎樣,你們就提示一下也不過份吧!!!!!很抱歉我就是這麼笨啊。

 

 

 

「當事人都沒提了,我自然也沒資格提起,等冰炎跟他都願意告訴你的時候再說吧。」擺了擺手,冥玥便以要跟辛西亞逛街的理由出門了。

「還有你,大色馬,真正讓你百看不厭的美景其實就在身邊,你要是再四處張望卻不認真看著美景的話,你總有一天會後悔。」

 

式青你是吃錯食物了嗎,為什麼聽完一臉被我姐欠了一千萬的感覺…..?

 

「她可能覺得我不夠認真吧?」

「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囉,不說這個了,你什麼時候會再帶我去找美女啊~」

「死式青,你這隻大色馬不要抱我!!!!!!!!!!!!!!!!!!!!!!!」

 

 

回到房間內,漾漾正打算把娃娃放在枕邊,突然摸到娃娃手上有按鈕。

驚嚇之餘漾漾不忘退離娃娃五步遠,深怕下一秒娃娃飛撲上來咬自己。

然而娃娃卻只是播出了五色雞頭的聲音,聽起來是在出任務前錄好的。

 

『漾,本大爺跟老三去辦任務,這個娃娃可以幫我保護你一陣子。』

『畢竟本大爺的小弟受傷了,是本大爺的恥辱,不論本大爺有沒有在你身邊。』

『本大爺絕對不接受你不當小弟這件事,因為…』

『連續劇都說,不論殺手還是黑道,都會愛上其他人,唯獨不會愛上小弟。』

 

是哪齣連續劇教你這種亂七八糟的設定啦,漾漾在心底吐嘈著。

不過喵喵跟庚學姐她們最近有看過老大和小弟的愛情故事啊,還直說耽美故事就是要這樣才淒美,誰說老大不會愛上小弟啊…

唉唷這不是重點啦。

漾漾繼續往下聽,卻越聽越驚訝。

 

『所以只要你是本大爺的小弟,本大爺就不會愛上你。』

『那麼以後不管本大爺發生什麼事,你都不會在旁邊哭的跟五子哭墓一樣吧?』

『最討厭別人為了本大爺哭得一臉鼻涕,看起來好髒,而且看著看著胸口很不舒服。』

 

…………..說白一點就是你怕別人為了你而哭,不然你會難過嘛,講那麼長一大串幹嘛………..

 

『這是命令,不管這次任務結束後,我是直的回教室還是橫的回教室,身為小弟都不准哭啊,漾。』

 

所有事情逐漸在漾漾的腦中串起,總是稱呼自己是小弟的原因、即使面對鬼王也毫不畏懼的擋在前面,都快被打死了還不肯閃開,只因他的背後有正在吟唱精靈百句歌的自己、以及為何總是碰巧在有人要挑戰自己時『路過』。

 

背後的動機,漾漾已經有個底了。

 

還有,這不是愛不愛的問題,

不管是同學、是朋友、是小弟,我都是我,是褚冥漾,那個總是被你拉著到處闖禍的妖師後代。

不論是哪種身份,只要你出事,我都會狠狠哭給你看的,等著瞧吧,就算你死了,我也要讓眼淚淹沒你的棺材,哼!!!!!

 

自私鬼,你以為這樣設定我的身份,我就不會哭了嗎,

雖然你常惹麻煩,但每次我需要幫忙時,你總會將我緊緊護在身後。

即使已經知道我是妖師,卻也從沒閃開我,仍舊拉著我去逛商店街,還會大剌剌的打飛想趕我出校園的人,與喵喵他們為了我並肩與那些想找我麻煩的人作戰。

你都這樣陪著我了,我能不把你放在心上,為你流下擔心或難過的眼淚嗎?

 

以妖師的能力為誓,我祈望你這次能筆直的、而且是滿面笑容的跑進教室,甚至將我撞飛出教室外也無所謂,我只想見到你對我笑著大喊:「漾~我回來了~」

 

我相信你會活著回來,並再次於我身邊開懷大笑。

 

 

深夜,式青站在漾漾的房門前,發現漾漾踢被子後似乎想進去,不料卻被一隻手拉回。「色馬,你想通了嗎,沒通的話我願意幫你補上幾刀讓血流得通順喔。」

「……妳跟他還真是不像啊,明明都是流著同一對父母的血。」

冥玥笑著,輕聲且快速的進去拉好被子後又退出漾漾的房間。「漾漾啊,可能是從小沒朋友的關係吧,對感情事總是遲鈍且比較不敢去信任,單就資格而言,不管是冰炎還是羅耶伊亞家的老么,我都覺得比你適合多了。」

 

一個是願意默默守在身邊,不嚴格卻也不寬鬆的教導並陪伴,可靠的性格也讓容易不安的漾漾漸漸有了安全感,並願意開始邁進。

另一個是強行拉著漾漾去跟他人互動,雖不時會惹出麻煩,卻也間接讓漾漾學會替別人操心,雖是殺手,卻會願意為了漾漾,開始以自己的方式想要守護。

 

那你呢,你能替漾漾做什麼,冥玥笑問著,雖面帶笑容,但眼神中卻毫無笑意。

式青沉默不語。

 

「如果你只會讓漾漾困擾,我可不准你追求他喔,我就這麼一個弟弟,當然要好好把關追求者囉。」

那是她留給式青的最後一句話,隨即就消失於他眼前。

 

只剩式青一人站在漾漾房門口,嘆息似的笑了。

「我啊……是這麼晚才進入他的生活,妳太高估我了,我沒有那大的能耐能帶走他的心。」

 

 

臺上的老師口沫橫飛,臺下的學生個個瞌睡連連,甚至有人已經睡趴桌上,隱約聽到簡訊聲的漾漾趁老師不注意時偷看了訊息:『本大爺可以去找你嗎?』

思索了幾秒,漾漾邊替西瑞的平安高興,邊發出訊息:『可以啊,什麼時候?』

 

幾妙後,他都還沒反應過來,頭頂上立即出現移動魔法陣,一個人影從天而降,來不及閃開的漾漾就直接壓倒在教室地板上。

還沒看清楚來人的漾漾正想開口大罵,卻因為對方的話語及模樣而愣住。

 

依舊鮮艷的五色頭,雖然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花襯衫,還纏了一堆繃帶,整體視覺上使他顯得有些狼狽,但那燦爛的笑容卻讓漾漾有種已隔了好幾世沒看到,相當懷念的感覺。

明明、才幾周沒見而已啊….

 

而他口中說出的話更讓漾漾瞪大眼,原來自己的妖師之力,總算有一點用處了啊。

「漾~我回來了~你終於原諒我了啊~」

 

雖然和祈望時所想的話語不完全相同,但至少,對方回來了。

 

「我從來就沒氣過你啊,你那顆雞腦袋到底是怎麼解讀別人說話的啊!!!!!!!」說著說著,坐起身的漾漾突然撲抱住西瑞,後者嚇了一跳。

「咦~你就這麼想本大爺嗎,喂,漾~你幹嘛哭啦,不是都留言叫你不要哭了嘛!!!!!!!!!」

「誰叫你這個傢伙先誤會我跟你吵架,還一下子就消失這麼久,我偏要用眼淚淹死你啦!!!!」

整個愣住的西瑞隔了好幾秒才想出解決方式。「漾~你不要哭了啦,我請你吃甜點~」

「…好。」

 

真好收買啊,千冬歲不禁無言,喵喵則是唉呀呀了一聲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旁的萊恩則依舊睡得香甜。

 

最後漾漾跟西瑞共同被罰了一整個晚上的勞動服務,處罰西瑞的原因是上課時從天而降干擾上課,而漾漾的則是教室放閃光閃瞎老師的眼睛這一項。

 

「不過是漾抱我而已,這樣哪裡是放閃光啊?」挑釁般的質問老師,西瑞一臉不服氣。

「…………….」無言的把西瑞拖走,漾漾一點都不想再觸怒該科老師,以防日後老師公器私用當掉他們兩人。

 

事實證明,自己的妖師能力雖然還沒有百分百命中,但至少人平安回來就好。

 

「只不過是本大爺喜歡你,想要在任務結束後第一個衝去見你而已,到底有什麼好處罰的啦。」

「……你知道你現在說的話叫做告白嗎?」聽到西瑞說喜歡這兩個字,漾漾差點沒被蛋糕嗆死。

「知道啊,可是明明就是漾你先告白的耶,因為你下午抱了我啊……幹嘛臉紅啊?」

「……趕快吃你的蛋糕啦,西瑞‧羅伊耶亞!!!!!!!」

 

那天晚上,他邊與西瑞在蛋糕吃到飽的店吃蛋糕及冰淇淋,邊開心的笑了。

 

明天應該也會是個好天吧,應該。

 

+++++++++++++++++後記開始+++++++++++++++++

喜歡西漾的人真的好少嗚嗚嗚QAQ可是這組真的很萌哪www

等我把pepperony的男友力30題寫完,
大概會開始來寫各種有愛的CP文章,希望大家喜歡(鞠躬)

 
标签: 西漾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13)
©阿彭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