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彭子

夢想啟航的原點

大英政府與探長的日常小確幸(1)

S4後續有。


其實這篇我整理很久才寫出來,

整個影集看下來最心疼的就是麥考夫。

一直都覺得麥考夫是個受傷的孩子,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他總在受傷。

因為他的父母注意力始終年幼的另外兩位福爾摩斯身上,而他卻始終都只是一個人做了一個又一個的決定,不容失敗,不容周圍的人受傷害。

卻始終都在忽略自己。


時間軸接續在這兩篇之後,

我們都不˙是一個人(1)

我們都不是一個人(完)


之後大概會是不定時輕鬆的日常向小品。

大概只有這篇比較嚴肅。


人物屬於柯南道爾,OOC屬於我。


****************************************************

麥考夫又失眠了。


是的,最終懸疑後雖然大家都回歸日常生活,但他卻經常感到胸口有股難以形容的悶,為釐清原因他已失眠數日。


從小父母就特別偏愛夏洛克跟歐洛絲,而當歐洛絲盡管身在牢中卻已獲得許可,得以重新與父母相遇,夏洛克也比從前更具人性後,父母的關注很明顯完全放在他們倆人身上。


他們總說麥考夫是長子,是他們值得驕傲的兒子,但就僅只而此。



他們的注意力一向幾乎都在夏洛克身上,嗯現在來看還會再加上歐洛絲。


自幼麥考夫就會打點好自己的一切,甚至於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兼顧學業跟協助政府做事,讓父母無須擔心他的一切。


明明是為得到父母誇獎而努力表現優秀,卻反而讓父母的視線從很早以前就很少停留在他身上,有時麥考夫會想,是否是由於自己太快成為大人,因此失掉了父母的關愛與注意,那些原本是一個孩子該有的東西。



他不清楚現在自己的情緒是吃醋還是失落?




當訊息聲響起,麥考夫發現自己竟然出現許久未見的驚嚇反應。

這究竟是好是壞呢?他不知道也懶得去想。


訊息中雷斯垂德問他是否已安睡,如果還沒,是否願意共進消夜。

麥考夫同意了。




「我以為你忙完那個案子會回家倒頭大睡,沒想到還有體力來?」


在某次酒後的擦槍走火後兩人就成為床伴,至今也持續數年。


還記得床伴的建議是雷斯垂德先提議的,身為男人,他們有各自的生理需求與想法,女伴對兩人都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困擾,為同時解決生理需要及避免性病感染,並且不用花時間處理伴侶的抱怨等問題,固定床伴關係是兩人最後得到的結論。


兩人自此會不定時互相提出需求,再到對方家過夜。


麥考夫本來以為今天也是這樣的一晚。



「今天不是來找你上床的。」雷斯垂德放下消夜就將麥考夫突然拉入懷裡,麥考夫一個沒站穩直接跌入對方懷抱。

「…诶?」那你來幹嘛的?人稱ICE Man的福爾摩斯難得腦袋有點當機。

「雖然知道你父母很寵夏洛克,但也用不著就把你擺在旁邊吧?」

「我是長男。」

「那又怎樣,長男也有需要人依賴的時候啊,還有啊,床伴不是只用來上床的,雖然我沒有你們這家人那麼聰明,但至少稍微依賴我一下吧,」雷斯垂德的擁抱輕柔卻又有力,「你們三個都一樣,放著不管都會受傷,我不想看到你受傷。」

「我沒受傷。」

「少來,你明明就是傷的最嚴重的那個,這次事件是,從來都是。」



雷斯垂德的話語讓麥考夫沉默了。


受傷嗎?他不是很確定這個詞是否適用於他。



「你總是被信賴被依賴,然後就被忽視;到底為什麼每個人都該死的覺得,你不需要任何在乎與關心?」


雷斯垂德並非不相信麥考夫的能力,也並非不明白麥考夫的個性,他很好強,也總能撐起一切,但這不代表他不需要任何協助與溫暖,即使他是被稱為Ice man的福爾摩斯。


「…我需要嗎?」麥考夫像在問對方也像在自問。

「是人,就需要。」


四目相對後麥考夫抽離對方懷抱,直接把人拖進房中壓倒在床開始脫衣服。


「我不認為自己需要。」

「你如果不需要,現在這種時候應該是早已呼呼大睡而不是徹夜難眠,更不會在我發訊息後就同意我前來。」雷斯垂德反駁。

「…我只是需要解決生理需求。」麥考夫沒停下解鈕扣的動作。

「你需要處理生理問題一向都是早早發訊息來,福爾摩斯向來都是主動的,不管是工作還是甚麼,所以你不是需要這個,你需要的是關心與愛,或者是…嗯我不知道,也許還有安全感?」毫不退卻的對上那雙藍眼睛,然後在話語結束後雷斯垂德驚覺那雙眼睛好像快滲出淚水了。



…糟糕,沒有人告訴他,如果弄哭一個福爾摩斯會不會引來世界末日?



「…倘若你的假設成立,誰又會察覺並滿足我的需要呢?」麥考夫的動作跟聲音越來越小,頭也越埋越低,卻始終倔強的沒有任何眼淚。

「你以為我加班到沒體力了還跑來這裡是為誰?」伸手拍拍麥考夫的頭,他伸手再次環住對方。「我承認戀愛對你而言或許不必要,但我想讓你知道,你不是孤單一個人,至少你有我這個床伴在。」

「…我可以希望我們不只是床伴嗎?」沉默許久後麥考夫才緩緩開口。

「你不嫌棄的話。」雷斯垂德微笑。



他不只一次在與麥考夫獨處時發現對方露出受傷的表情。

或許就連麥考夫本人都沒發覺,但麥考夫始終都被給予過多的責任與要求,而生性要求完美的他當然也就更不可能向人提出需求。


是人就不可能沒有情緒,更不可能沒有需求,放著受傷的人坐視不管並非雷斯垂德的作風,所以多年前那次酒後他故意接近了麥考夫,想看看自己能否讓那個受傷的表情消失。


雖然可能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但雷斯垂德絲毫不擔心,畢竟兩人都不是太年長,人生也都還沒進入一半的時間,足以慢慢處理這個問題。

期望有朝一日,能看到麥考夫也能自在開心的大笑,而非總是拘謹的將自己侷限住。


他想,這個長遠目標或許可以從陪眼前人好好睡一覺開始。


「那今天先這樣,晚安囉,麥考夫,一起睡吧?」

「...那消夜呢?」

「....對诶,我忘了。」

********************************************************

原作裡面就覺得聽令於麥考夫的雷斯垂德覺得萌萌哒,

這部影集的兩人更是讓人小花滿天飛,

福家三兄妹我覺得都是很需要關心跟愛的孩子,尤其是麥考夫。

越獨立自主的孩子越常被忽視,所以三兄妹中一向最心疼他。

尤其是S4後。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

然後請大家注意身體,我又感冒了啊哈哈哈wwwww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0)
©阿彭子 | Powered by LOFTER